誰在清洗台灣人民的歷史記憶?流亡中國在台殖民政府馬英九(總統)在最近的治國週記稱:1945年的10月25日,當時日本的台灣總督安藤利吉向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呈遞降書。他說:在抗戰八年當中,領導抗戰的是當時的國民政府,最後和日本人簽下和約的,也是我們中華民國政府,在民國34年受降的,當然更是我們中華民國政府。馬英九這些話與史實頗有出入,他之所以作出如此論述,只是為了烘托及製造「中華民國收回台灣」的論調。

不久前,國共兩個中國黨,還在為誰領導抗日戰爭逞口舌之辯。不論是誰領導的,最諷刺的事實在於,國共兩個中國黨都刻意迴避:那場抗日戰爭既不是中國國民黨打勝的,也不是中國共產黨打勝的。國共兩個中國黨,在長達八年的時間裡,都沒辦法把日軍趕出中國,卻為誰領導抗戰這碼子事爭辯不休,真是可笑之舉。所謂的八年抗戰得以結束,端賴美國領導的盟軍節節進逼,最後在日本投下兩枚原子彈,才導致日本天皇投降。

此一事實,乃是解構馬英九「中華民國收回台灣」論述的基礎。由於不是被中國而是被美國為主的盟軍打敗的,日本投降的對象是聯合國最高統帥。之後,聯合國最高統帥第一號命令才規定:「在中華民國(東三省除外)、台灣與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地區內之日本全部陸海空軍與輔助部隊,應向蔣委員長投降。」亦即,中國戰區統帥蔣委員長派員接受日軍投降,屬於受聯合國最高統帥委託的軍事暫管性質,日軍並不是向中華民國政府投降,蔣委員長派員接受日軍投降,也不是出之以代表中華民國政府,而是代表盟軍統帥。

所謂「軍事暫管性質」也就是國際法所稱軍事佔領military occupation。「解放台灣」並不是日本與中華民國發生戰爭的理由,日本台灣沒有回到中國的法理根據。

這種受委託的軍事暫管行為,與主權移交毫無關聯,台灣也無所謂因此被中華民國收回一事。否則,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地區,也應該被中華民國收回,而由蘇聯方面受降的東三省,應該算是被蘇聯收回了。處理戰爭終了的「舊金山對日和約」,直到1952年才生效(國共都沒有參加)。該約僅規定,日本放棄台灣與澎湖群島管轄權,並未規定台灣主權歸屬他國,按照國際法台灣主權自應屬於魚來的所有者(日本天皇)。「舊金山對日和約」生效當天簽署的「中華民國與日本和約」,有關台灣與澎湖群島之規定與前者完全一樣。

人民主權popular sovereignty與領土主權territorial
sovereignty是不同的,不能混為一談。「舊金山對日和約」規定,日本放棄台灣與澎湖群島管轄權,並未規定台澎領土主權歸屬任何國家。如此,依據國際法、戰爭法規定,目前台灣仍在佔領中,仍在主要佔領權國principal occupying power管轄下,而且台灣領土主權仍是屬於未定狀態(尚未歸還原來所有者)。

馬英九援用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降書,作為中華民國收回台灣的依據。其實,宣言、公告、降書只是戰爭一造的意思表達,結束戰爭狀態所簽署的和約,其規定則須戰爭兩造都同意。就此而言,「舊金山對日和約」才是唯一的依據,這是現代國際法的基本常識。國共兩個中國黨,為了製造「台灣光復」的假象,刻意迴避「舊金山對日和約」的重要性與決定性。他們這種心態正好凸顯,國共兩個中國黨都不遵守國際文明準則,只想以自己的主觀欲望,來取代國際社會的集體共識。如今,所謂台灣屬於中國的主張,往往招致國際社會的質疑或反對,便是這種認知落差的寫照。

馬英九在治國週記稱:要滅亡一個國家,就要先滅亡它的歷史。不知馬英九有沒有想到,他兩年多來的許多作為,就是企圖滅亡台灣的歷史。以八年抗戰為例,當時台灣與中國屬於戰爭的兩造,但國民黨政權流亡台灣,直到現在的馬政府,不斷地用「民族聖戰」的大中華主義,來清洗台灣人民的歷史記憶。一旦台灣的歷史遭到改寫,主體性遭到侵蝕,台灣人民的國家認同也就失去根基了。馬政府急於修改歷史課綱,就是要為「光復台灣、連結中國」作準備的。所以,從二次大戰終戰,到國民黨政權流亡台灣,這一段歷史轉折的真相,台灣人民一定要有準確的掌握。

「舊金山對日和約」於1952年4月28日生效,日本放棄台灣與澎湖群島的主權權利(管轄權),保留主權義務,在此之前,台澎領土主權仍屬於日本天皇所擁有。是故,中華民國之中央政府在1949年底遷移到台灣,這是離開其法定領土,成為「流亡政府」。依據國際法,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讓「流亡政府」就地合法。因此,無論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怎麼說,台灣永遠都不會是其領土ㄧ部份。

作者:林 志昇(武林 志昇˙林 峯弘)
2014/01/10
2014/03/25

檢視次數: 1186

© 2022  
Taiwan Civil Government General Office
台灣民政府中央辦公廳
  Powered by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