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對「台灣問題」的看法

Memorandum of Conversation, by Mr. Eric Stein of the Office of United Nations Political and Security Affairs SECRET WASHINGTON Nov. 16, 1950.

聯合國政策與安全事務委員會Mr. Eric Stein於1950年11月16日會談後,備忘錄紀載著:
「˙˙˙, We could state frankly several basic principles which we could consider as appropriate framework for a plan for the solution of the Formosa question. These principles are:「我們可以坦承聲明,下咧幾項可以適合來解決台灣問題,這些基本原則和方法分別是:」

1. The United States, as a principal victor of the war in the Pacific and as the sole occupying power of Japan has great responsibility in the disposition of Formosa.
美國是太平洋戰爭的主要勝國,是唯一的日本主要佔領權國,負有重大責任處分台灣。

2. With the exception of the relatively brief period of Japanese domination, Formosa was been part of China for centuries. The history of the island and the ethnic characteristic of the population call for ultimate restoration of sovereignty over the island to China;
台灣除了有相對較短時間被日本統治外,長久以來是中國的部份,台灣島的歷史以及種族特性,最後或許會將台灣歸併給中國。

3. The restoration of sovereignty can not take place as long as the possibility exists that Formosa may became a base for a new aggression in the Pacific and the object of a bloody civil struggle. 只要存在讓台灣,有任何可能成為太平洋新的侵略基地,或者血腥之內部鬥爭的目標,則不應該有主權歸還之可能性。

4. The people of Formosa must be given an adequate measure of autonomy and Self-government under the sovereignty of China; the relations between Formosa and China must ultimate be based on the consent of the people of Formosa and China.
必須讓台灣人在中國主權下有充分之自治及自治政府,台灣和中國的最終關係應該是基於雙方人民之同意。

5. In view of the complementary nature of the Formosa and Japanese economies, a long tern arrangement should be made insuring a continuation of close trade relations between Formosa and Japan. 鑑於台灣和日本已經是經濟具互補性,應該有長程安排,以確保台灣和日本之間繼續保持密切之經貿關係。

6. Formosa should be demilitarized. 台灣必須是非軍事化的地方。
針對68年前,聯合國政策及安全事務委員會對台灣問題處裡的結論,本土台灣人要清楚釐清六件事,才能對症下藥,解救台灣,免於被中國併吞。

(一) 台灣領土地位到底什麼?日本投降時,台灣是否為日本殖民地?如果是殖民地性質,在舊金山條約第二條第二項架構下,美國以其至今仍然有效之「台灣處分權」,有完全立場依照「美國利益」因素去考量,甚將會「正式」承認台灣是中國一部分,這方面,台灣人要「發出自己聲音」,要提醒美國和日本「誠實面對」,特別是台灣領土早在一九四五年四月一日,依照國際法規定,在日本政府「內地延伸」政策下,將日本憲法「完全實施」在台灣,已經成為國際法內之神聖不可分割之日本國土。

(二) 台灣領土如果是日本神聖國土,美國在不能違反聯合國憲章第二條第二項下,必須尊重「日本領土完整」原則,不可以強迫台灣併入中國,所以,美國處裡台灣領土可以比照「琉球返還模式」,將台灣還給日本,或者遵照前美國務卿杜勒斯和吉田茂前日首相,心目中之台灣願景,讓台灣在舊金山和約架構下,成為與日本聯邦之「自治區」。

(三) 美國是太平洋戰爭中的「征服者」,是主要戰勝國principal victor,也是法定之主要佔領權國principal occupying power,是唯一征服日本之佔領權國sole occupying power,所以,美國是對日本台灣享有佔領權之征服者。舊金山和約生效前,美國是主張依照開羅宣言,條約生效後,美國是以主要佔領權國principal occupying power身份,讓蔣介石政權得以「代理」美國執行台灣之佔領。

(四) 唯一有「權力」及「責任」處理台灣最終之國家是美國,美國對台灣過去的歷史研究並不嚴謹,誤認中國之宣傳,以為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台灣是日本殖民地,甚至台灣人是中國人,有意要將台灣成為中國之自治區。現今美國已經大逆轉,決定不將台灣併入共產黨中國,唯一條件就是:「本土台灣人要發出聲音,要救台灣必須先讓台灣國際地位正常化」。

(五) 共產中國在1950年強力介入朝鮮戰爭,美國依照聯合國觀點的前三點,決定不將臺灣主權移轉中國,也因此,杜勒斯於1951年4月12日再度提出「台灣自治」時,有關台灣自治區主權歸屬問題,確實讓杜勒斯頭痛許久。

(六) 針對聯合國六點台灣問題原則,杜勒斯稱:「That the above mentioned principles may not be perfect, but that in our view they provide an adequate framework for a General Assembly inquiry.」「上述原則或許不完美,然而我方認為,提供一個適當之架構,給聯合國總會去審查。」美國的確原本擬定,將台灣依照義大利殖民地的處分方式,送交聯合國處理然後轉交中國,所幸,天佑台灣,杜勒斯前國務卿救了本土台灣人,免於被中國奴役。

現在,2013年的今天,本土台灣人從新知道,當初聯合國處理台灣的態度和原則,美國似乎也有苦衷,台灣人沒有「發聲」是最大的敗筆,本土台灣人以「感情反中國國民黨」的口號,只不過是想奪得政權,是奪得流亡中華民國的政權,是想要「為官」而已,是無法救台灣和救台灣人的,因為,流亡政府不可能就地合法是國際法的規定,本土台灣人只有「消滅中國國民黨」和「推翻中華民國」才能讓本土台灣人「出頭天」。

檢視次數: 822

© 2018  

台灣民政府 中央會館 Central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新竹州桃園郡33391龜山鄉員林坑路100-1號  (03) 355-6363
No.100-1 Yuanlinkeng Road, Guish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Hsinchu state. 33391,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